第01版:头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3月20日 星期

中国加油港离“国际范儿”有多远


受近日来油价回暖刺激,作为原油炼制后主要产品的成品油产量回升将是大势所趋。对于以燃料销售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加油港而言,国际成品油价格的回暖无疑是利好消息——

□ 辛吉诚

在国际航运业看来,所谓的加油港主要是指那些能够长时间提供大批量、低价格燃料供应的港口,比如纽约港、安特卫普港、鹿特丹港、蔚山港和新加坡港都是目前全球范围内著名的加油港。与这些港口相比,目前中国港口的加油业务无论在市场规模、服务水平还是盈利能力方面都存在不小的差距,难以匹配航运大国的地位。但其发展潜力巨大,而且未来国际油价的提振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中国国际型加油港的形成。

加油港形成的三大条件

对于燃料采购占据总成本50%—70%的国际航运业而言,选择合适的加油地点对于降低总体运营成本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一般情况下,国际型加油港的形成至少需具备靠近国际货运的主干道、拥有稳定而廉价的燃油供应渠道和便捷的资金支付与清算环境三个条件。

靠近国际货运的主干道是港口能够成为国际型加油港的最主要条件,主要因为靠近主干道能够最大可能地减少船舶为加油而产生的额外航程,节省船东的加油成本。与此同时,位于货运主干道的港口周边来往船舶数量较多,将有助于包括加油在内的各项港口业务依托庞大的市场,凭借其规模优势而更具竞争力。目前传统意义上全球三大主要加油港——纽约港、鹿特丹港和新加坡港都位于东西方贸易通道的主干线上。

廉价而稳定的燃油供应渠道是港口成为国际型加油港的必要条件。由于燃料消耗在船舶营运成本中占据较高的比例,燃油价格是船东选择加油地点时最为关注的因素。港口与船用燃油产地间距离越短,提供船用燃油贸易的成本就越低。为确保相对稳定的产品供应,目前全球范围内国际型加油港周边无一例外都拥有与之配套的大型炼油厂。通常距离低价格原油产地越近,炼油成本越低的港口在燃油价格方面的优势越明显。近年来逐渐形成的迪拜、塞得、符拉迪沃斯托克等新兴加油港正是凭借了靠近原油产地与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优势而迅速发展。

便捷的资金支付与清算环境是港口成为国际型加油港的必备条件。尽管近年来美元的国际货币的地位开始有所动摇,然而其依旧是国际贸易特别是航运业资金清算的最主要货币形式。纽约港和新加坡港之所以能够始终保持国际型加油港的地位与当地美元高度的流通性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尽管美元在欧洲地区无法自由流通,然而欧元在欧洲大陆的地位,以及遍布欧洲地区的航运企业成为了荷兰和比利时加油业务能够长久保持兴旺的基础。

船用燃油发展受多重制约

尽管中国地处国际货运的主干道,然而目前北方的韩国蔚山港和南方的新加坡港已经形成了国际型加油港,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压缩未来中国加油港的发展空间。(下转第6版)

中国加油港离“国际范儿”有多远

(上接第1版)

中国本土所产原油数量有限,绝大部分原油需要从中东地区进口,与新加坡相比在原油采购方面的成本显然不具优势,与原油采购成本相当的韩国相比,中国炼油厂普遍产能较小且较为分散。沿海地区规模最大的镇海炼油厂产能达34.5万桶/日,与蔚山炼油厂85万桶/日和丽水炼油厂77万桶/日的产量相比,中国炼油厂难以凭借规模优势降低总体生产成本。更为重要的是,目前人民币还未成为全球范围内最主要的贸易货币,而中国长期实施的固定汇率制度也对以美元为代表的国际贸易货币在国内的流通形成了障碍。从这些角度来看,与韩国和新加坡港口相比,中国港口在地理位置、燃油供应及资金清算方面的优势均不明显。

中国目前薄弱的重油加工技术已成为制约船用燃油产业发展的最主要因素。与俄罗斯、韩国、新加坡等国出产的同规格船用燃油相比,国产燃油中所含的酸性杂质比例较高。高酸性燃油对于船舶燃油舱及燃油系统中的金属部件腐蚀性很大,不少国内航行船舶在使用国产燃料油后不到两年就出现燃油舱加热盘管腐蚀洞穿的问题,一些品质低劣的燃油甚至会引起燃油管路堵塞。与此同时,随着国际海事组织对于船舶硫氧化物排放要求的升级,2020年后含硫量超过0.5%的燃油不被允许在国际航行船舶中使用,这对于目前重油加工技术薄弱的中国船用燃油产业而言是一大挑战。

加油港建设潜力巨大

从长远来看,未来中国加油港的建设依然具有很大潜力。在过去两年里,中国在全球成品油贸易中的角色逐渐发生转变,已经从净进口国转变成成品油出口大国。2015年成品油海运出口量同比增长29%至2400万吨。去年前9月,成品油海运出口量同比激增63%,总计达2570万吨。

国际油价的频繁波动对于中国炼油厂而言既是机遇又是挑战。以进口原油为主要生产原料的炼油厂只要拥有足够的石油储存能力,就可以选择在低油价时将生产力调整到保持系统稳定的最小值并大量囤积原油,待油价回暖后再对原油进行炼制出售以获得高额利润。尽管这一经营策略可以有效规避国际油价波动的风险,但对于炼油厂石油储存的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目前新加坡和韩国炼油厂受国土纵深面积的限制,岸上石油储存空间有限,只能依靠海上浮式储油设施来弥补。与之相比,中国广袤的国土面积为储油设施的建设提供了充足的空间。因此,与周边国家的炼油厂相比,中国炼油厂的经营方式将更为灵活,在未来油价频繁波动的大背景下将更具有竞争力。

巨大的国内轻质成品油消费市场为未来中国国际型加油港的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依托。对于与加油港配套的炼油厂而言,加油港所能消耗的主要是以燃油和重油为代表的重质成品油。与重质成品油相比,轻质成品油闪点低、易挥发的特点决定了其储存和长途运输过程中存在货损高、风险大的问题,一旦产出需要尽快销售。韩国丽水之所以一直没有形成国际型加油港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韩国与周边地区成品油销售渠道的制约;新加坡炼油厂主要通过新加坡航空枢纽与成品油出口解决轻质油的销售问题,目前市场已接近饱和;中国庞大的成品油消费市场让未来为加油港配套的炼油厂不大可能由于轻质油销售市场方面的限制而难以扩充产能。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的中国加油港完全可以凭借更加灵活的经营方式与规模优势胜出。


上一篇  下一篇
鄂ICP备05006816号
Copyright@1984-2015 China water transpor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运报刊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8.0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