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生活
本版新闻列表
 
2017年3月20日 星期
“好好说话”系列报道之二
做朋友,分寸感不可少

郭思瑜 摄

▼在我们十几二十来岁的时候,友谊意味着一切。它决定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会买什么东西。在这个时期,我们以为友谊永远都会是这个样子的,但是时间一刻不歇地向前奔流,角色转变。我们努力在时间和责任中间找到平衡点,但是太难,我们的朋友在我们心里,有的越来越远。

这样的情况未必是我们想要的。几乎没有人会怀疑友谊对我们的重要性。问题只是在于,在我们已经排得满满当当的人生里,怎么给友谊安排一个位置呢?

友谊就像婚姻一样,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必须要在漫长的岁月里不断地被加固,人是会变的,生活中事情的轻重缓急也会有变化。我们必须精心灌溉我们的友谊,这样才能让它在我们不断变化的生活中长伴我们左右。这里,分寸感就非常重要。

A.分寸是距离

朋友的店开张,请了两个年龄、学历都差不多的店员。我因为下班后经常在店里混迹,所以起初和这两个店员的关系都很不错。

可时间一长,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真实感受:A店员在店里时,我很愿意进去坐坐,喝喝茶、聊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每次回家都哼着歌,想着有空再去坐坐;

可B店员在店里时,心里会咯噔一下。这么不巧,今天她上班?进去坐还是去逛商场呢?纠结。

一样的聊天,怎会如此千差万别?

很快,我找了问题的答案。

与A店员聊天时,她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她记得我的名字,知道我喜欢坐哪个座位,喜欢什么口味的茶。

和她聊天,她非常注意别人的感受,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要是一个话题别人表现出不感兴趣的样子,她会马上切换到下一个话题。

不仅如此,她和别人聊天,不是专门只挑别人感兴趣的话题聊,那样看起来很虚假,有点阿谀奉承的样子,她是挑别人感兴趣而自己同样感兴趣的话题聊,这样让人感觉是人与人之间的本色相交,有了相识恨晚的知音感觉。

而B店员呢?简直是天差地别!

如果她心情好,会跟你聊上两句;若心情不好,乖乖,谁喊也不应。

然而,即便是有幸和她聊天,她的话题永远是以“我”字开头,吧啦吧啦一大堆。

我和她聊衣服如何搭配,可她话锋一转,向我说起了她去年在香港买了多贵多好的衣服。

我和她聊今天街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她完全没有听进去,神采飞扬地向我吐槽她的同学怎么怎么狗血。

我和她聊A店员找了一个贴心的男朋友,可她没等我说完就直接夸耀起她的男朋友是如何如何对她好。

她的语速之快,神情之夸张,让我大为震惊,我一句话也插不进去。

她说得唾沫横飞,眉飞色舞,我却如坐针毡,生不如死。

所谓朋友间的分寸感,就是在循序渐进中走进对方的世界,在试探中,细水长流。尊重彼此的空间,又在彼此交叠的空间里依偎,天长地久。

在东野奎吾的《戴着面具的人们》中,有一段是,服务员因为对一个年轻女性独自住酒店好奇,他们酒店里的经理说了一句话:“我们酒店的客人都是戴着面具的,一个叫做‘客人’的面具,绝不要试图揭开面具。”

其实,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客人,只是来得多与少,我们要尊重他们的每一种形式的存在。

比如说那些普通朋友,大多数人都是被束之高阁的。就好像那些暂住两三次,只留下电话号码的顾客,或许下一次碰面,只记得名字和面容,再差一点,或许一切都模糊。这些人,你很少见,也很少记得。

好朋友呢,就是那些常常与你来往,于是成了熟客的人。你们可以谈笑风生,也可以坐下来一起吃饭,你们可能知道对方的脾气和习性,也不太拘束。你们也会说,常来啊,常来啊。她放在你靠近的地方,常常是抬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但你们终究不是那个难过时第一个想到对方的人。

还有极少的一部分,就是VIP了,她们是你的闺蜜,你们对彼此了如指掌,你们可以在彼此允许逾越的地方随意翻看对方,你们无拘无束,在触手可及的地方,随时等着对方。

首先,你得知道你是谁;其次,在别人心中你是谁;最后,你才决定,你可以做什么,问什么,说什么。

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博士研究过人和人的相处距离。从大于360厘米的公共距离、45到120厘米间的私人距离到45厘米以内的亲密距离,有非常详尽的划分。和一个人可以在多少厘米之内相处而不至于紧张、警惕、浑身不自在,是有科学实证的数字的。当不是那种关系、却超过了那种距离时,多数人会产生不适感。

在某种程度上,分寸就是距离。像电影《七月与安生》,再好的关系,没有了距离感,只能把对方推得更远,产生更大的隔阂。

熟悉的人不是用来随便对待的,熟悉的人才更应该好好珍惜。

B.做朋友,应知进退

我有个一度交往密切的女友。她的前男友恰好也在相熟的朋友圈里。在我和她最初走近时,她的前男友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就跟她好吧,好着好着就知道了。”果然,在我们越来越熟悉和亲密时,我发现我们进入一种出双入对的状态。如果我没有和她在一起,就必须随时向她汇报我的行踪,我在哪里,和谁吃饭,几点到家,我所有的交往都要跟她报备,事无巨细。她让我想起小时候那个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她拼命张开的羽翼成为遮挡我天空的阴影。她待我很好,我还是很没良心地、甚至都不太委婉地、刻意坚决地疏远了她。

我的好朋友NONO曾经跟我说过她认识的一个朋友——一个特别热情的姑娘。所谓热情,就是与她在一起,你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话题,她一个接一个地抛出问题,你只消回答完,就可以撑满全场。

第二次见面,那姑娘就问了NONO许多问题,比如在哪里工作,平时做些什么,晚上无聊的时候干什么。这些问题自然是寒暄的标配,她们聊了很多,几乎毫无保留。“你的父亲是做什么的,母亲曾经是什么职业?她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内心是讶异的。但有了类似朋友的关系,我并不介意告诉她。” NONO说。

NONO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模糊地说,她父亲是会计、母亲退休了。

“你一个月收入多少?” NONO说,当那个姑娘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已经明显有一些不舒适了。但碍于一个女孩子的面子,没说什么。

后来,那个姑娘又问:“那你找工作,有没有走关系?”NONO回答得很直接,没有!

我可以感觉到,当时NONO在拼命地掩藏一种无奈。这样的无奈,大概是因为那个姑娘的逾距。说真的,就连最好的朋友,其实也不该问的,更何况一个刚刚见面只有两次的人。

贴身紧逼的爱,即使是友爱,当它在一个人的私人空间里铺天盖地、无孔不入地渗透、覆盖、包围、吞噬时,都会形成一种不愉快的迫使感,让人本能地想要逃离。

不窥探别人的隐私是起码的教养,哪怕是自己的朋友。聪明的人,都懂得什么是分寸感。

往小了说,有分寸感是所谓“话头醒尾”,点到即止,心中有数。一个成年姑娘,在你约会她时,跟你说她有功课要做,她妈妈不允许她晚饭后出门,她有闺蜜要一起看这场电影,这叫作婉拒。就别再往前冲了,非要人说出“不,我不喜欢和你出去”吗?

往大了说,有分寸、知行止是对对方的尊重。一段相处中,并不是你的心愿、你的感受、你当时当刻的渴望,就等同是对方的。你想说话时,他未必想说,你想见面时,他未必想见。

西蒙·德·波伏娃曾经写下这样的语句——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求见你。这不是因为骄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这段话示范了什么叫尊重。朋友之间良好的分寸感,进退有据,不卑不亢,知所行止,这一切的前提是脑子清楚、不失去判断力。实在说,这个前提,才是在友情这种双向感情里最难把握和保有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很多所谓的友谊,因为一方的没有分寸,把双方都逼到墙脚,惨败收场。

三毛有两句关于朋友的话,直达精髓。

一句是:朋友还是必须分类的——例如图书,一架一架混不得。过分混杂,匆忙中去急着去找,往往找错类别。

另一句是:朋友再亲密,分寸不可差失,自以为熟,结果反生隔离。

是的,没有分寸感的友情,都是不会长久的。

C.好的友情很珍贵

前些日子,去老罗的公司喝茶。老罗正委托另一个朋友在做市场调研。

正巧那天,那个朋友做完了调研报告和数据,给老罗拿来。

老罗二话没说,便起身把秘书叫进来,说可以让财务负责打款了。

那个朋友好像是刚做了小团队,可能也未经历太多。面对老罗的爽快,有点手足无措,竟然有点恐慌,连连说:“不急的,我们是朋友,哪怕免费做,我也乐意。”

老罗笑了笑说,“我们是十多年朋友了,该收的钱收下。钱和朋友分开处,最愉快。”

老罗说得很朴实,接着便和我聊天。他说:“我不太喜欢因为结交了一个朋友,而拼命希望他为你免费创造价值。我喜欢主动谈钱,也喜欢和主动谈钱的人做朋友。主动谈钱不是大方,恰恰是彼此的分寸感,金钱和友情分得越清楚,就越能够长久下去。”

相反,我还见过一对好闺蜜的翻脸。

事情很简单,一个朋友开了个店铺,离闺蜜家很近。每次都会找闺蜜来帮忙看店铺。她的闺蜜是个全职太太,可能在她眼中,就是个比较闲的女人。

出去玩了打电话给闺蜜,去聚餐了打电话给闺蜜,看电影了也打电话给闺蜜。无非是,你帮我看一会儿店。就这样,一直到某一次,闺蜜终于忍不住了,说,你这样有点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了。我也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

那个朋友说,不就是顺便看个店嘛,又不是每天。好朋友之间帮忙是应该的。

闺蜜终于发火了:其实,我的时间也很宝贵。麻烦下次来请我看店,付我工资。

不是朋友会做蛋糕,你就可以每天免费去吃喝;

不是朋友会画图纸,你就可以理所当然认为装修有保障了;

不是你朋友在国外,就应该为你跑遍整个城市只收你物品的贴牌价;

不是你朋友没有工作,你就可以指使她做这做那。

友情不是理所当然的索取,而是珍惜真爱所有的付出。为对方该得的一切付费,是你对友情最好的表示。

越是真心朋友,越是珍惜你的一切——珍惜你的容貌、珍惜你的才华、珍惜你的劳动、珍惜你的价值……

朋友之间,更是要有分寸感。

当你向我寻求建议时,我也一定是站在你几米之外,哪怕再设身处地,也无法以你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这是现实。因为你自己的人生,别人是无法参与的,这种分寸感能够很好地界定我给出的建议或者意见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需要谨慎地提醒你我可能会这样做,而你未必,重要的是你要自己思考。

分寸感不是疏远,不是冷落,不是傲慢,更不是不尊重。而是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清醒地认识自己的位置,懂得自己的分寸,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

唯有如此,才能妥善安顿彼此的友谊和感情。

友谊需要距离

□ 张妮

“还好吗?我有点想你。”

在恰好可以欣赏远山夕阳的傍晚,收到了一封来自春天的信,整整五页信纸,写满了三月的故事。寄信人是已两年没见面的老友——一个敏感而倔强的姑娘。她在信中说,不知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写作,有没有发文,有没有外出赏春,有没有什么烦心事,对未来可有规划,梦想可还坚持?一封长长的信,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生活的琐事,好的坏的,通通都跟我一一道来,末尾却只写了五个字:我有点想你。

瞬间泪目。时隔这些年,那份封存于心的心灵碰撞的情谊犹如老酒,越久越醇,双方在想念彼此时真诚的问候,总是如此的温润身心,也没有利益碰撞,纯美于心的情谊才能固守心灵“美”的深层。

周国平说,“朋友之间,最重要的是尊重。再好的朋友也应该有距离,太热闹的友谊往往是空洞无物的。”人在世上是不能没有朋友的,而与朋友交往的质量在于距离。这个距离,不远,也不近,不疏,也不密,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不绝欣赏,是一段情对另一段情的永恒仰望。交往过度其实是很致命的。这有点像吃饭,无论多么顺口的珍肴,是不能总吃的。胃不说什么,大大咧咧,但一颗敏感的心,早已变得挑剔,厌烦。这时候,极平常的一句话,极微小的一件事,都会引起交往的一次海啸。

真正的交往,是至简至真的,一扇春天的门开了,一扇含笑的门阖上,然后,天地淡然。对于一个真朋友,或许有时只是一句“还好吗”的问候,也会让人感到无比温暖。友情是相知,味甘境又远。

本文由本报综合整理报道,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于网络,请作者与本报联系,以奉稿酬。


鄂ICP备05006816号
Copyright@1984-2015 China water transpor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运报刊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8.0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