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文化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8月13日 星期

天高云淡复袅袅


□ 刘腊梅

二十四节气里,立秋,即秋之始也。天气开始转凉了,花儿得做好凋谢的准备,树木得做好叶落的准备,果子得做好丰收的准备,候鸟得做好南迁的准备,你得做好添衣的准备……

风换了个姓,就在某个不经意的晨起,触到你的某根纤细的神经,传导于你全身的意识,最后附在你的耳边,悄悄告诉你这些讯息,像在你贪恋被窝、朦胧待醒时,母亲轻唤你起床吃早餐,你对母亲的态度一半是撒赖,一半是幸福,全仗了母亲的宠。这风便是母亲那声宠爱备至的呼唤,你对它的赖还是恋,它都包容了。

山的轮廓清晰起来,有些早黄的树叶一簇一簇点着,像绣上去的,浅黄、深黄、灰绿、墨绿……斑驳得很。远景近景的层次出来了,远景是晕的,近景是染的,中间的衔接若有若无。流云又轻又淡,只轻轻扫过几笔,就把天空的美丽勾画出来了。如果你问小朋友秋天是什么颜色,他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秋天是金黄色。而我看到的,是小伙伴们忽略了的天蓝和云白,不在秋天,你看不到那样纯粹的蓝和白。

房子比平日里低矮得多,是天高云淡的视觉错觉,也比平日安静,敛声静气,但看得出里面曾经包藏的热闹,因之,这安静便有了回顾与反诌的意思,像年迈的老将坐在夕阳里回忆曾经的烽火浴血,不动声色里藏过风起云涌,藏过生与死。

小院里,大街上,人们脸上的焦躁没有了,从骨头根到头发梢,都是惬意舒缓的,不知觉间已卸下了心理防备。太阳半月以来没有认真偷过一回懒,每天都尽职尽心,抓紧在秋风来临前发威发狠。人们一直在期盼一场急风劲雨,去化解心中畜积已久的焦躁,不曾想,一朝秋凉,竟轻轻化解了,无声无痕,他们自己都忽略了身体对那层微薄的秋凉的接纳,身体总是先于意识的感知。

起风了,只是稍微偏了来向,便带来了不同的消息。


上一篇  下一篇
鄂ICP备05006816号
Copyright@1984-2015 China water transpor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运报刊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8.0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