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文化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2017年8月13日 星期

低吟浅唱也是歌


□ 江初昕

沿着乡间小路,傍晚的新秋似乎少了些夏的味道。太阳红艳柔和,从容舒漫;天空高远素洁,幽邃空明。

路边的树木沿路延伸,蓊蓊郁郁,仿佛要把所有人的期望带向远方;树下是一些杂草,有蓬蒿,有狗尾草,更有芦花一片雪白,河滩上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芦苇,它们挤挤挨挨,摩肩接踵,互相搀扶着、缠绕着。春夏时节,芦苇疯长,并开始抽穗、开花,成片成片的绿色芦苇像田野上挡风的屏障,每当一阵疾风卷过,它们就抱紧了,一齐摇拽着,发出哗哗的声响。秋天里风高气爽,高高的芦苇叶子和穗子开始泛白、干枯,大片大片洁白的芦花在秋风中翩翩起舞,交织成密密的一层层,一团团,像花絮,像飞雪,远远望去,犹如隆冬的雪花,落在田野里、房屋上,景象美极了。

我最喜欢在秋天看芦花在空中飞舞的情景,飘呀,飞呀,自由自在;累了,倦了,落下了,又无声无息。还有很多你叫不出名字的野草,它们仿佛不知秋天的来临,在傍晚的秋风中,他们兀自随风劲舞,似乎仍在渲泄一夏的激情!

不长草的树间是村民们开垦的菜畦。菜畦紧凑而齐整,一眼望去,绿的黄的白的,嫩绿的浅黄的淡淡白的,错落有致,生机盎然。近些的空心菜还蓬勃地散开着叶子,仿佛它的季节才开始来临;尖头的辣椒仍累累地挂满了细枝,翠绿之间偶有紫红的,就很显眼;样子笨重的冬瓜已经长得很大,安静地在一地的藤蔓里藏了头,酣睡。偶尔,会有些老人在侍弄着这些宠儿,或是浇水,或是除草,见你问候时,他们会大声地说话,大声大声地炫耀他们的成果,你停顿下来和他们攀谈,他们就会送你一大把时鲜的青菜,或是送你一手刚好成熟的瓜果。

阳光照耀下的原野,如梵高画笔下的南普罗旺斯阿尔一样绚烂美丽。我常蹲在田间地头、河畔、岭巅,如同一位老农钟情地注视着这片已融入自己骨血的土地,有如一位漂泊的游子重返家园一般,长久地痴迷、神往着这片蓝天净土。

山野间,桦树也变黄了,槭树、枫树渐红了,还有那些经年不变的松柏,远望去,色彩分明,摇曳多姿,一如西方印象派大师不经意地点染,又如明清山水画派笔下恬淡悠远而富有禅意的秋意图。萧萧野泊和秋草地里,螽斯、蟋蟀、金琵琶的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编织着一个秋日的古老童话。

夕阳渐渐下山了,一切景致渐渐就被暮色收回去了,远空幽暗了,呈现出一片灰蓝的颜色。静听时,有一两只鸟儿在林间啼鸣,仿佛在唱着一个秋季的颂歌。

不久,呼儿唤夫的声音开始在田间高低起伏,急急缓缓,犬的吠叫也随风来了,忽远忽近,忽短忽长。四野刹那暗淡下来,乡间的公路便也渐渐融化在新秋的暮色里了。一幅新秋的诗情画意仿佛展现在眼前,融情入景,幽情绵邈,音节清远跌宕,意味悠然,神韵卓绝。

这时的你,走在这样的一个新秋里,便完全可以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放飞自己的心灵,走过盛世的喧嚣,让自己的思绪在广阔的空间里任意驰骋了。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于网络,请作者与本报联系,以奉稿酬。


上一篇
鄂ICP备05006816号
Copyright@1984-2015 China water transpor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运报刊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8.0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