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行业风采
本版新闻列表
 
2017年12月6日 星期

先行,为海洋强国探路
——天津海事测绘中心精测北方重要航路纪实
▲长山水道声速测量。
▲2017年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时安装侧扫声纳。
▲发现海底碍航物。

□ 本报驻津记者 甘琛 通讯员 冯韵琦 文/图

茫茫大海,浩瀚无垠,而水面之下却暗礁密布,危机四伏。谁来当探路先锋,为航船指引明路,扫除危险?天津海事测绘人!

近日,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项目任务圆满完成,天津海事测绘中心测量队的小伙子们向记者讲述了他们与天斗、与地斗、与海斗,精测北方海区重要航路的动人故事。

党的十八大以来,这群探路者先后完成北方海区6个船舶定线制和5条规划航路的测量任务,总测量面积达2.41万换算平方公里,为交通强国和海洋强国建设写下精彩注脚。

精测航路

为科学航行奠基

渤海海域,我国水上交通安全监管的重点水域之一,海域内主要港口年货物吞吐量15亿吨左右,年进出渤海海域的船舶数量达十几万艘次,船舶交通密集,事故风险较大。

由于气象海况恶劣,这里曾发生过我国一次死亡人数最多的海上交通事故(1999年“大舜”轮沉没),也发生过国内吨位最大的船舶沉没事故(2010年“世纪之光”轮沉没)。

“安全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每一个航海人的头上。为了安全,我国海事、航保部门勠力同心,在北方海区实施了船舶定线制,对重要航路进行测量。”天津海事测绘中心测量队副队长张默起向记者介绍了重要航路扫测的由来。

2012-2013年成山角船舶定线制测量、2014年长山水道船舶定线制测量、2015年烟大航路测量、2015-2016年老铁山-秦皇岛航路测量、2017年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一个个项目,串起了天津海测人的探海足迹。

“北方港航事业的发展壮大,海事测绘人功不可没,他们是见证者,更是建设者。”一位老船长如此评价天津海测人。

“老铁山至秦皇岛航路是北方重要的海上交通要道,我们的海事测绘对确保国家‘北煤南运’海上通道安全畅通具有重要意义!”谈起去年的测量,天津海事测绘中心测量队四分队队长刘洋十分自豪。

河北海事局出具的用户意见显示,“老铁山-秦皇岛航路测量项目的实施探明了航路上的障碍物分布情况,了解了测区水深状况及水文特性,在保障我辖区船舶航行安全,降低船舶污染风险,提高水上交通效率方面意义显著。”

刘洋曾参与北方海区大部分重要航路的测量,对每一个测量项目都记忆犹新,成山角船舶定线制测量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成山角,我国海上交通咽喉,航海人称之为“中国好望角”,是船舶进出渤海及黄海北部各港口的必经之路。成山角一带的海区平均每年雾日多达130天以上,最长连续雾日超过25天,有“雾窟”之称,严重影响船舶航行安全。2012年,刘洋和四分队的小伙伴们开始了成山角船舶定线制测量,于2013年有效完成了扫测任务,为2014年国际海事组织修订成山角船舶定线制奠定坚实基础。今年,天津海测人又开展了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将为编绘港口航道图提供可靠的基础资料。

依靠精准测量得出的数据和出版的海图,给航海者带来福音,助推了经验航行向科学航行的跨越。对船舶定线制水域和重要航路进行测量的安全效益正逐步显现。“1996年成山角水域的事故率为万分之4.8,2011年以来事故率降为万分之0.08,自2015年6月1日新版‘两制’实施以来,成山角定线制水域未发生一起船舶事故。”威海海事局船舶交通管理中心主任贾建伟介绍说。

矢志创新

一次次刷新高度

海图是航船的眼睛,有了它,暗流奔涌的航路上才有了方向。但要绘出这张图却不易,前期的测量工作十分关键。

天津海事测绘中心测量队七分队队长王墉成介绍说,对重要航路的扫测范围广、面积大,既要得到全面准确的水深、潮流、底质情况,又要探明海底障碍物分布情况,任务很艰巨。

在茫茫大海中找寻海底障碍物,可不就是大海捞针吗?天津海测人矢志创新,将大海变成练兵场,在一个个项目中积累经验,在一次次考验中刷新测绘高度。

烟大航路测量中,项目组摒弃传统的直线分带或分区水位改正模式,研制了基于潮差比、潮时差线性传递的最小二乘法水位改正模型,实现了测量范围海域内深度基准面的无缝衔接,避免了海底地形的阶跳,保证了水深测量成果的精度。

老铁山至秦皇岛航路测量中,项目组革新潮位控制方法,减少海上订点验潮站个数,缩短了海上定点验潮站验潮时间,节省测绘成本150余万元。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回顾重要航路扫测历史,“创新”这个关键词,始终占据着核心地位,融入每个测量队员的血液。

侧扫声呐重达100多斤,价值200万元左右,以前每次收放,需要五、六个人来操作,费时费力,还不安全。在今年的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中,天津海测人发明了一个收放系统,并不断改进,使得收放时间由原来的每次2个多小时缩短为仅需20分钟,而操作人员减少到两个人左右。“既节省了时间,又减少了人力,还确保了器材的安全,效果非常突出。”王墉成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将该收放系统改进到了第七代,力求效率的最大化。

在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中,天津海测人还首次运用了多波束+侧扫声呐的方法进行测量,一艘船同时搭载两种设备,使得测线距离从120米放宽至450米,大大提升了扫测效率。“采用这种方法,整体效率至少可以提升20%。”王墉成介绍说,去年老铁山至秦皇岛航路(部分)测量中,扫测900平方公里用了7艘船,而今年扫测1800平方公里仅用了3艘船。

使命必达

一个个精品诞生

与陆地测量不同,海上重要航路测量面临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一是自然条件差,风大、浪大、雾多,雷暴等恶劣天气多,8月份还下过冰雹;二是过往大型船舶多、渔船多,得在休渔期抓紧干;三是项目驻地离测量地点远,开船得要三、四个小时,补给困难……”王墉成向记者直吐“苦水”。

艰苦的环境锻炼人,千钧的责任造就人。作为“探路先锋”,测量队员们秉承“精测海疆,使命必达”的信念,硬是探出了一条条航路,干成了一个个精品工程。

在成山角至老铁山航路(部分)测量中,为了抢时间赶进度,船舶在海上抛锚成为常事。“3天2夜,5天4夜,这些都很正常,最长的一次是在海上干了7天6晚!”王墉成说。

“什么时候最想家?”虽不忍心,记者还是抛出了这个话题。“七夕节。”王墉成说:“牛郎织女都能在这一天相会,可我们却不能如愿。”他今年2月和妻子结婚,来不及休婚假,来不及度蜜月,在海上一呆就是好几个月,只能通过手机与妻子互诉相思之情。

与王墉成一样,测量队员梁亮也是今年2月结婚,不同的是,他除了想念妻子外,更担心做了胃全切手术的父亲。身为独子的他,想多陪陪父亲,可技术工人出身的父亲却要求他:“尽快把海测技术掌握,只有掌握了技术,才会自信,才能对单位有所贡献。”父亲的病情不稳定,身体很虚弱,可一听到儿子在工作中的表现就笑得像花儿一样。

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测量船二楼甲板上都十分热闹,所有的队员们都举着手机来回走动,找信号。“有时候接通信号后,只能听到对方讲话,声音断断续续的,可是都舍不得挂掉,因为一断就很难再连上了。”王墉成说。

在老铁山-秦皇岛航路测量中,为了保证工期,测量队员有时早上3点半起床,晚上海上抛锚,或者夜航,最长连续作业时间超过100小时。“最难熬的是晕船,连胆汁都能吐出来。”刘洋告诉记者,“有一次风浪太大,出海一辈子的船长都晕了。”尽管晕船,测量队员们却没有耽误工作,他们一边扶着船,一边紧盯着电脑屏幕,保证数据正常采集。

对测量原始数据的处理是一项繁琐的工作,老铁山-秦皇岛航路测量的内业数据量多达800G,数据处理小组与项目部人员整日整夜盯着电脑屏幕,不停的点鼠标,剔除虚假信号。“在高强度的劳动量下,我们用坏的鼠标就有几十个。”刘洋告诉记者。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成山角水域船舶定线制测量工程、长山水道船舶定线制水域扫海测量项目等分别荣获2014、2015年度水运交通优秀勘察奖,尤其是《成山角水域船舶定线制测量工程》荣获2014年度水运交通优秀勘察奖一等奖和2014年度全国优秀测绘工程奖金奖。

“望着进出港的船舶穿梭而过,那种职业的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刘洋双眼放着光芒。

初心,穿越时空,永志不忘;使命,接续担当,催人奋进。“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与十八大报告相比多了‘坚持陆海统筹’和‘加快’几字,这意味着我国经济形态和开放格局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依海’特征。”天津海事测绘中心主任丁克茂表示,“加快”二字凸显了海洋强国建设迫在眉睫,作为航海保障单位,天津海事测绘中心将以十九大精神为指导,以“三化”建设为统领,精测海疆,使命必达,为加快实现海洋强国梦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力量。


鄂ICP备05006816号
Copyright@1984-2015 China water transpor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运报刊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8.0下浏览